光明日报哲学版:教育与伦理

  教育与伦理的关系需要从理论层面加以审视。有些学者认为,未来的思想发展将以教育学为主;也有的学者(如列维纳斯等)将伦理学视为第一哲学。从更宽广的视域看,伦理学与教育学的融合可能是未来的发展趋向。

  从哲学的视角来看,教育的目标是健全人格的培养,而不仅限于一些具体指标的达成。“健全人格”是一个较为宽泛的概念,其核心内涵包含两个方面:其一为德性,其二为能力。内在的德性规定了人格发展的方向,具有价值观上的引导作用。然而,仅仅以德性为依托,人格的发展往往流于空泛。宋明理学家主张心性之学,将德性放在首要地位,但却回避了知识等方面,从而呈现出抽象、思辨的色彩。因此,除了德性,“健全人格”还应蕴含能力的维度,这里的能力,即是变革世界的现实力量,它使“健全人格”不再是抽象的理想,而具有了充实、丰富的现实意蕴。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康德的道义论,还是宋明理学的心性论,都较多地侧重于德性的方面;而功利主义、后果论等学说,则更多地侧重于能力的方面。“健全人格”的最终追求,应当是德性与能力的统一。

  当然,教育学也有其自身的特殊性,首先需要关注的是教与学的关系问题。

  从广义上说,“教”包括两个具体层面,一是知识的传授,二是道德的引导。当我们从“教”的角度对教育过程加以考察时,二者都不可或缺。教育过程需要以知识的传授为题中应有之义,否则就会因缺乏现实内容而显得空洞。但与此同时,道德的引导也不容忽视。在历史上,柏拉图曾将“道德是否可教”作为一个问题。尽管这一问题本身可以讨论,但如果悬置其思辨的一面,我们即不难发现,现实的教育过程无法离开规范的引导。同时,就方式而言,“教”又可以分为不同的形态,或侧重于外在灌输,或侧重于启发引导。比如,孔子作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十分重视启发、引导在教学中的作用。《论语》是孔子思想的主要载体,其中也记录了孔子的具体活动,读《论语》,往往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其中也涉及教与学的关系,而孔子对学生的“教导”,就侧重于循循善诱,如同春风化雨。

  从“学”的方面看,同样涉及两种不同的方式。首先是批判性的反思。笛卡尔所说的“怀疑一切”便具有方法论意义,主要提示我们要对习以为常的一切加以重新审视。老师的教导、前人的观点,都不能被看作是天经地义的,而需在“学”的过程中加以反思。唯有经过批判的思考,才能在学习过程中有所得,并做出真正有意义的学问。与之相对的是被动性的掌握,所谓“死记硬背”,便属于这样一种无批判的被动接受。总体上,我们应当重视批判性的反思,减少被动性的掌握。

  同“教与学的关系”密切相关的,是学与思的关系。孔子提出“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其中包含对“学”与“思”之间联系的理解。所谓“学”,即对已有知识的掌握;“思”,则侧重于创造性的思考。在教育过程中,我们既要鼓励学生进行创造性的思考,又要督促他们扎实地掌握已有的知识。只有充分汲取人类文明的已有成果,才能真正形成具有创造性意义的思考,进一步推进我们对世界、对人自身的理解和认识。这里涉及人类认识的如下过程:一方面,需要承继、延续以往的认识成果,无须事事从头开始、进行重复性的工作;另一方面,又应通过创造性的认识过程,不断积累新的认识成果,为人类认识增加新的内容。“学”的意义,需要从人类认识的承前启后过程中加以把握。

  在具体的教育过程中,我们还面临着相关的“伦理”问题,其中,“言教”与“身教”的区分或“引导”与“示范”的差异,是教育过程特别是道德教育中面临的问题。中国古典哲学对道德教育给予了较多关注。《论语》提出“见贤思齐”,即将贤德之人的行为作为模范,一般人则应向其看齐。“言教”侧重于外在地规定人应当如何做,“身教”或“示范”则是以身作则,以自身的践行,告诉人们应该怎样做。在道德教育中,“身教”或“示范”往往起到更加重要的作用。教育者自身的一言一行,对受教育者具有潜移默化的重要影响。

  “个性化”与“趋同”的区分,亦是教育过程中需要认真面对的。因材施教、个性培养、随才成就,都是传统教育思想中的重要理念。前面提到,作为孔子思想主要载体的《论语》,不同于仅仅内含逻辑关联的理论著作,而是对师生的教学活动和其他言行作了具体、生动的记录。面对不同学生提出的相似问题,孔子往往给出不同的回答。例如,子路和冉有都问孔子“闻斯行诸”,面对比较莽撞的子路,孔子的回答是“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由此对其可能的冲动加以抑制;面对行事谨慎、谦退的冉有,孔子的回答则是“闻斯行之”,即鼓励其果断去行。“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论语》对孔子思想的这一记载,体现了对受教育者个性的重视。阳明心学提倡“随才成就”,即根据不同的对象采取相异的教育方式,最终使他们都能得到成就。

  当然,在中国文化史上,也存在着某种“趋同”的倾向。所谓“成圣”“成儒”,即是对圣人境界、德性完美的人格的共同追求。相应地,这一倾向对人的多方面发展则有所忽略。“人的多方面发展”涉及对“意义”的理解。对象世界本无意义,意义因人而有,也因人而异,而非千篇一律、彼此雷同。对于同样的对象,不同的人能够体认到不同的感受。因此,在人才培养中,我们一定要高度重视意义的多样性,按照个体自身的要求保证其发展;如果一味追求“千人一面”,用同样的标准要求不同的人才,难免会使生活显得苍白、乏味。

  自由与规范的关系,是教育过程中涉及的另一个重要问题。现在人们倡导的“愉快教育”,其中也关乎教育过程中的自由或宽松。教育过程中的自由,与减负、松绑相关,其正面的意义则是鼓励学生进行无束缚的自主探索,引导其进行创造性思考。然而,单单在教育过程中讲“宽松”“自由”,也可能导致过度放任的问题。这里,需要引入必要的规范。规范对人的行动具有引导意义,在教育过程中,注重规范既是让学生懂得自我约束,也意味着让他们了解学习过程的必要章法或程序,而区别于漫无目标的胡思乱想。在教育过程中,必要的权威是需要的。美国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常常单纯地讲自由,由此导致了教育过程中无序化的问题。德国学者雅斯贝尔斯曾对此提出了批评,认为杜威等主张的实用主义将美国教育搞得“乱七八糟”。可见,教育过程的健康展开,需要注重自由与规范、宽松与权威的统一。

  以上着重讨论了教育学中的伦理问题。同样,伦理学中也有教育的问题。前面提到的德性是否可教,便关乎伦理学的教育问题。广而言之,伦理学是一门实践性的学科,既内含对教育的关切,也涉及对人伦关系的把握、对一定时代所认同的规范的认识与接纳等,其中不仅以认识论、道德哲学等问题为内容,而且与如何引导、教育个体相关。个体层面的德性修养问题,便关乎社会层面教育的课题。个体自身的学习与社会的教化、“做什么”与“如何做”,在德性与能力的交融中,都离不开广义的教育。中国文化注重“知人论世”,意味着将“知”与社会中对人的认识联系在一起。教育学中的伦理问题、伦理学中的教育问题,构成了“教育与伦理”的相关方面,在教育过程与道德实践中,需要给予双重关注。

收藏 0赞

上一篇:没有上一篇

下一篇:2023年度中国教育学十大学术热点评析

在职研究生

招生简章

更多

在线问答

教育学高级研修班适合什么人报考?

教育学高级研修班适合那些希望进一步深入研究教育学理论和实践的人士。这些人可能是已经有一定的教育经验和知识的教师、教育管理者,或者是在教育领域工作但还需要提升自己的专业水平的人员。该研修班将提供增强专业技能、提高个人能力和知识水平的机会,包括教育评估、课程设计、领导能力、教育创新等方面的课程。

教育学高级研修班对工作经验有要求吗

没有工作经验不可以报考教育学高级研修班。该项目高级研修班对于报考者学历要求为,大专及以上学历,并具备丰富的工作经验。除此之外,考生必须拥有中国国籍,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具有正确的政治方向,遵纪守法,品行端正,并且对本专业有浓厚的兴趣,有充足的时间来全程参与专业课程学习。

教育学高级研修班入学需要参加考试吗?

参加教育学高级研修班并不需要参加入学考试,高级研修班的报名者只要专科以上学历,且对课程内容感兴趣的人士都可以参加学习。报名者通过网上报名或到校报名等方式,提交报名材料,经过审核,即可入校如学习。并不需要参加任何形式的考试,缴纳相应学费即可。

教育学高级研修班报考人群是哪些?

想进修教育学在职研究生的人员,一般都对该专业知识充满了兴趣,所以,当下想学习相关知识、有志于从事相关行业的人群非常适合报名,另外正在相关领域发展的人群也适合参与报名,例如教育机构的培训人员、幼儿园老师等等,大家选择进校学习,也可以进一步扩展专业知识,将来更好的完成工作。

高级研修报名咨询热线

全国24小时电话:4000052125 立刻咨询
路灯在职研究生时刻为您服务!
  • 微信公众号

  • 微信小程序

  • 新浪微博

高级研修班
申请成功